400-123-4567

从硬件公司到AI机器人独角兽 半岛真人入口优必选科技超长期赛道中的实现路径创新2023-12-02 21:51:40

  原标题:从硬件公司到AI机器人独角兽 优必选科技超长期赛道中的实现路径创新100

  编者按:《创新100》是搜狐科技在2020年推出的一档全新深度栏目,关注科技领域的创新,主要围绕人工智能、5G、大数据、芯片等技术创新,以及新零售、在线健身、云办公等商业模式创新。

  《创新100》将通过可视化的数据榜单、深度视频访谈、系列选题策划等内容形式,同时,结合即将举办的线下大型活动,聚焦最有科技力、创新力的百家公司。

  优必选科技成立于2012年3月,是集人工智能和人形机器人研发、制造和销售为一体的高科技创新企业。2018年5月,优必选科技完成8.2亿美元C轮融资,在当时刷新了全球AI领域的单轮融资的最高记录。目前,其仍是公认的国内AI机器人领域独角兽。

  技术方面,优必选科技攻克了此前一直被外国厂家所控制的“伺服舵机”技术,此外还布局了运动控制算法、面向服务机器人的计算机视觉算法、智能服务机器人自主导航定位算法、ROSA机器人操作系统、语音交互等核心技术。

  商业模式方面,创始人周剑认为“商业公司的首要目的,永远都是先保证活下去”,对于“人形机器人”这一超早期、超长期赛道,优必选科技采取了“COO养CTO”的战略——即一方面坚持商业化,另一方面通过商业化变现反哺,持续聚焦在人工智能与人形机器人核心技术研发上,希望能够产生累积效应。

  从远程测温、无人消杀等医疗场景的应用,到巡逻排查、递餐送药等社区场景的应用……深入前线抗“疫”的机器人身影频频登上媒体头条。无论是有效保障疫情防控,还是便捷居民日常需求,“多点开花”的智能机器人应用在今年充分凸显了其行业价值。

  不少业内人士评价,智能机器人行业由此迎来了发展新节点。这对于人工智能机器人行业的独角兽优必选科技而言,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谈到智能机器人,优必选科技是一个无法绕开的名字——这家深圳人工智能机器人创业的明星企业,旗下机器人四年三登春晚舞台,从天使轮到C轮有科大讯飞、腾讯等巨头一路背书, 2019年作为唯一上榜的中国企业被The Robot Report列为能同亚马逊,波士顿动力相提并论的“十大最值得期待的机器人公司”——优必选科技的成长在外人看来似乎顺利得令人“眼红”。

  但与此同时,从烧钱难以为继到商业化落地成谜,机器人创业道路上并不缺少风光无两后只剩一地鸡毛的惨淡故事。

  建立和运营起一家机器人公司充满挑战性,在一个超早期赛道上持续成为领头羊更是需要运气与实力兼备。在听过太多诱人的故事,也见识了太多骨感的现实之后,质疑声同样围绕着优必选科技,成为“终极玩家”,优必选科技凭什么、可能吗?

  机器人分为工业机器人、特种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根据应用领域的不同,目前服务机器人又可分为家用服务机器人和专业服务机器人两大种类,即To C和To B两个方向。

  随着上世纪90年代我国制造业的崛起,以机械臂为主的工业机器人如今已大规模产业化;而在服务机器人方面,面向B端的机器人以动辄6位数的客单价和可批量采购的优势又吸引创业者扎堆;C端的服务机器人方面,由于导航定位技术的相对成熟,以导航技术为核心的扫地机器人、无人机等产品也率先诞生出了诸如科沃斯、大疆这样的龙头企业。

  这其中,金字塔尖的“人形机器人”是一个创业者鲜有触碰的领域。影视作品对“人形机器人”寄予了太多情感,但真实的发展状况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我们现在所接触到的人形机器人,无论从运动还是智力角度来讲,甚至还没能超越一个世纪前的电影《大都会》。

  不过优必选科技大胆得多。2012年成立之初,创始人周剑定下了“让机器人走入千家万户”的宏伟目标,决心死磕“人形机器人”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要知道,四年后的2016年,AlphaGo击败围棋名士李世石,人工智能的概念才开始进入大众视线。

  人形机器人的智能性主要体现在导航移动、运动控制、感知交互这几项技术。这其中最根本的问题困扰着无数创业者,即人形机器人的伺服舵机和运动控制算法。2015年前后,各类带轮、带屏幕、带托盘的智能机器人如雨后春笋般大量涌现,但唯独缺少“带四肢”的。

  外界很难想象的是,看似简单的四肢其实是人形机器人一大技术难点,也是成本大头。实现四肢控制的核心技术,是隐藏在机器人关节处的马达——伺服舵机。伺服舵机占了人形机器人整体成本约40%-50%。从技术及成本的角度考虑,国内机器人创业者为求商业化可行性不得不掉机器人“四肢”。

  “不仅是国外的伺服舵机厂家的售价都特别贵,然后很多关键的技术(他们)还不愿意卖给你,因为毕竟这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行业。”优必选科技CBO(首席品牌官)谭旻告诉搜狐科技。

  成本焦虑下的技术倒逼,优必选科技选择了自研伺服舵机。摸着石头过河的创始人周剑为此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资金。“我一套房子都是开模开没的,而且还都是废模”,周剑曾在接受《新经济100人》采访时如此描述吃过的苦头。在卖了车和房子之后,差点走投无路的周剑终于得到了命运的眷顾。

  目前,优必选科技掌握了2kg到60kg小型伺服舵机,以及15Nm-200Nm大型伺服舵机的核心技术和量产能力,将成本压缩至市场同类产品价格的几十分之一。优必选科技有了自己的护城河。

  在自研伺服舵机走过很多弯路之后,周剑更加意识到人才的重要性。而在看到优必选科技死磕技术的冲劲之后,也有更多技术专家愿意投身优必选科技。他们中包括曾负责过多项科技部创新基金项目、国家863项目的CTO熊友军;国际知名人工智能学者,欧洲科学院外籍院士、澳大利亚科学院士陶大程院士;拥有近60项专利的前通用电气机器人科学家谭欢;日本Robi机器人之父高桥智隆;拥有多项发明专利,主持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863课题3项和国际合作项目的清华大学教授赵明国……

  在完成核心壁垒伺服舵机研发的同时,优必选科技着手运动控制算法的攻关。再结合导航定位、计算机视觉、机器人操作系统,优必选科技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技术闭环。

  在一个科技创业泥沙俱下的时代,“PPT技术”屡见不鲜。产品成果的迅速转化才有说服力——目前,优必选科技推出了商用服务机器人和个人/家用服务机器人等一系列产品,同时提供包括人工智能教育、商业服务、安防巡逻、巡检、公共卫生防疫在内的多行业解决方案。

  “优必选科技一直重视研发投入”,谭旻向搜狐科技表示,“目前,公司研发人员占比超过40%”。

  截至2019年底,优必选科技在全球范围内有效专利申请1800余件,已授权专利500余件,其中发明专利超过100件。天风证券最新的智能机器人产业研报同样佐证了优必选相较于同行的技术投入力度:2019年,优必选发明专利位居娱乐休闲机器人领域榜首,巡检机器人领域的专利数仅次于无人机霸主大疆。

  一家科技公司的商业本质无外乎“技术变现”,一是需要有过硬的技术专长,二是经得起长久的市场考验。只做到“技术”,并不能判断其是一个优秀的科技公司,商业化落地能力更被看作是一家公司成功的象征。

  技术实力与市场潜力让无数资本纷纷抛出橄榄枝,2018年5月,优必选科技完成8.2亿美元C轮融资,在当时刷新了全球AI领域的单轮融资的最高记录。

  优必选将这一切归功于自己构建起的「硬件+软件+内容+服务」的生态圈。但这是硬件创业者的共识,并不足以道出优必选的全部奥秘。

  很长时间以来,外界对优必选科技的印象只是一家上过春晚的“娱乐玩具”公司,而忽视了其背后的技术布局。误解恰好是其成功的注解——经历了重重困难发展至今,创始人周剑总结道, “商业公司的首要目的,永远都是先保证活下去,避免资金链断裂,战略布局退其次”。毕竟一个行业共识是,人形机器人由于受限于整体行业的技术发展阶段,实用性刚需还未被创造出来,更遑论还无法预测时间的“家用普及”。

  在掌握伺服舵机技术后,优必选科技开始商业化探索的思考。面对大型人形机器人成本仍旧过高,技术达不到应用级标准的现状,深知不可能“一步到位”的优必选科技开始了不同的尝试,Alpha系列的桌面型机器人正是其中之一。“以前全世界是没有过小型机器人的量产这件事情的,直到我们开始去做”,谭旻告诉搜狐科技。2016年,540台Alpha机器人登上央视春晚,伴着孙楠的歌声齐舞,让优必选科技走进大众的视野。

  在Alpha系列的桌面型机器人之后,优必选科技又开发出了STEAM智能编程机器人Jimu Robot。需要承认的是,优必选科技是幸运的,Jimu Robot引起了苹果的兴趣。为了拓展自己的教育事业,苹果将Jimu Robot引进了25个国家和地区的500多家苹果店,让用户可以免费去申请体验编程教育。

  苹果的社区效应让优必选科技拓展了眼界——一来优必选科技看到了除家用娱乐外,机器人在教育领域的广阔天地;二来,他们意识到了苹果之所以成为全球最成功的硬件厂商的秘密——“因为苹果还是全球最大的软件服务商”。

  在随后与迪士尼、曼城的合作中,优必选科技验证了这条路径的可行性,也确立了自己商业版图破局最重要的一个立足点——教育。

  近几年,优必选科技从面向K12阶段的教育机器人起步,再到随后出版人工智能系列教材,举办线下活动/赛事,与清华大学、悉尼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卡耐基梅隆大学等一流名校合作……从小学到大学、从校内到校外,“我们应该是全球为数不多的能够提供完整的人工智能教育解决方案的一家公司”, 谭旻称。

  在一个没有经验可以借鉴的行业摸着石头过河,优必选科技的幸运之处还在于踩对了时代的节奏——2017年,国务院颁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提出要在中小学设置人工智能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和支持开展人工智能竞赛,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成为教育加分项。

  行业的集体关注也肯定了优必选科技的实践。2019年,大疆高调发布教育机器人机甲大师入局教育行业。同期,国内外创业浪潮兴起,连索尼、乐高等巨头也纷纷涉足机器人教育。

  “教育是没有天花板的,尤其在中国”, 谭旻解释了这背后的原因“因为人工智能也让我们社会走到了一个转折点,所以越来越多的家长意识到,我们一定要及早的让我们的下一代掌握跟未来对话的能力。”

  说到底,运气留给的是有实力的人。借由在人工智能教育领域的成功,优必选科技继续着场景探索和验证,通过商业服务机器人已经慢慢渗透公安、电力、 运营商、养老医疗、金融等多个垂直行业。

  2020年,通过不断的验证-反馈,优必选科技有了更明确的商业化思考,并重新对内部组织架构进行梳理——新成立ECBG(教育与消费者事业群)以及 IBG (行业解决方案事业群)两大事业群,这也意味着优必选科技在商业路径摸索上,将采取C端、B端并重的道路。

  谭旻告诉搜狐科技,除了稳固和扩大在教育场景的应用,优必选科技2020年的另一大重点是推动服务机器人在商用领域与各个行业的深度结合。疫情期间,优必选机器人在一些商用服务场景大批量亮相,包括室内测温巡检机器人AIMBOT(智巡士)、室外智能防疫机器人ATRIS(安巡士)和医疗咨询机器人Cruzr(克鲁泽)。

  这三款机器人都是基于原有的商业服务机器人,结合抗疫需要进行升级,增加了相关防疫功能,很好的利用了优必选科技的技术专长。机器人突出的可扩展性让优必选科技能够快速扑身进市场,参与竞争。

  机器人创业是一个充满矛盾的过程。服务机器人是典型的技术驱动型行业,性能满足人们的需求是产品大规模推广的先决技术条件。做“人形机器人”固然是优必选科技的理想,但在实现理想的路上,首先要保证公司“活下去”、“活得好”,因此面向专业、可控场景的B端机器人,在现阶段成为公司的战略性入口。

  谭旻解释优必选一直在两条腿走路,即“COO养CTO”的战略——一方面坚持商业化,另一方面通过商业化变现反哺,持续聚焦在人工智能跟机器人人形机器人核心技术研发上,希望能够产生累积效应,等待时间的验证。

  因此,在两大事业群之外,优必选科技还有另一大平级的核心驱动部门——研发体系,公司进行三个层次布局研发体系,除了产品研发团队,还设立了研究院,专注核心技术研发。在研究院的基础上,优必选科技还有一个团队专注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更长远的前沿技术研发,与全球知名高校和研究机构开展合作。

  通过疫情非接触式刚需被触发,优必选科技也更加确信了对于“人形机器人”的前瞻布局,以及场景落地的有机结合点。“这一次的疫情凸显出来一个很关键的机器人行业的倒灌作用,特别是在智慧康养领域,我们认为在老龄化问题凸显的国家,相关产业会得到率先的发展,比如欧洲以及中日韩东亚三国”谭旻称。

  “我们现在的数据大多是单向的,非常少是双向互动的,比如说智能手机。下一代的数据价值就是一个双向交流的数据价值,所以我们认为机器人与人的交互会重新定义数据的价值,然后形成新的产业链。”谭旻如此肯定其发展前景,“但瓶颈在于现在我们还处于人工智能比较初级的发展阶段”。

  一个好消息是,服务机器人全产业链上国内都有全球领先的企业,核心部件并不受制于国外供应商:比如科大讯飞(语音)、商汤科技(视觉)、思岚科技(传感器)以及起步虽晚但已开始发力的芯片——机器人企业需要做的就是不断迭代和打磨终端产品。

  除伺服驱动器及控制算法外,优必选科技还布局了运动控制算法、面向服务机器人的计算机视觉算法、智能服务机器人自主导航定位算法、ROSA机器人操作系统、语音交互等核心技术。

  “当机器人的价格相当于中级轿车的价格水平,也就是20-30万的时候,我们相信机器人将会进入更多家庭。”而当这个目标实现时,谭旻表示,“我们相信中产家庭可能至少会拥有1-2个机器人,随着更多的规模化应用,机器人的成本会逐步降低,最终走进千家万户”。